关于译者

学佛30多年的蔡文端居士是万挠佛教会会长,他利用业馀仅有的少许时间,无师自修梵文,靠着一部《梵和大辞典》,20多年来转译出无数梵文陀罗尼(咒语)。

他已经默默的从事佛教梵文咒语的转译二十多年。在这些日子来,没有任何一个佛教机构,对他的这一份努力给予肯定;知道他能够看懂梵文字的人也不多。平时,就只有和他交往密切的佛友,向他索取一些已译好的罗马字体梵文密咒而已。他说,他在二十年前进行这个工作时并没有考虑转译咒语有什么困难,当年也没有机会学习梵文,而必需靠自己努力摸索才将梵文搞通。

蔡居士是因为生活上遇到一件不能以人力解决的问题,试图进入大藏经搜罗大悲咒的原典,寻找解决问题的"秘方",而开始了他翻译梵文咒语的旅途。

他研究的梵文是旧式「悉昙体」(Siddham),比现有的新式梵文「天城体」(Deva Nagari)简单得多,笔划比较少。

古时候的咒语都是靠师口传,有些咒语传到后期会有纰漏或错误,即使是手抄本,也会有抄错的时候,古时又没有藏经可供参考,也没有专人在作这方面的研究,所以收集在藏经里的咒语很多都有纰漏或错误。转译的对错,就要每个字每个字去和《梵和大辞典》核对或参考别的版本。

转译咒语最好是能够找到最早期的版本,因为会比较准确。最大的困难是,梵文有如英文,是由字母组成,一共有44个字母,句子没有标点符号,不知道要从哪里开始或停顿,早期转译咒语的时候,单单是分句子就花费了不少的时间。

为了确保准确的翻译咒语,蔡居士过后也买了一本《密教大辞典》作为研究工具。他靠着一股精进力,仔细的检查辞典,对照咒语的不同版本,一点一滴的将大藏经的咒语,全部转译为罗马字体的梵文佛咒。

大部份时间都花在转译咒语上,我想,转译的同时无形中也在持咒吧!曾经有过一段日子精神衰弱,嗜睡、无精打彩,后来持诵【佛顶尊胜陀罗尼】情况才改善过来,现在多是念佛号。每星期六也会在佛教会共修尊胜咒。咒语实在是太多了,成千上万,无法每一个都持诵,而佛号比较之下就简单得多,一句阿弥陀佛可以让你往生净土。

蔡居士虽然转译梵文咒语多,但他没有学习密法,平时以念佛为常课。他说,念佛是最稳当的方便法门,现代人不修净土法门,要脱离三途苦,并不容易。

当初因为修持地藏名号的太太,替人们超渡怨亲债主或解除黑法,有时会遇到干扰,所以我就发愿持诵金刚咒辅助。金刚咒之威力不可思议。

个人持咒所体会的一点心得是:咒有分柔软、刚烈者。柔者如【尊胜陀罗尼】,刚者如【楞严咒】及各种【金刚咒】,其中犹以金刚咒的力量较为猛烈,通常用以降魔。据《大佛顶首楞严经》卷七载,「 诵持楞严咒者,火不能烧,水不能溺,大毒小毒所不能害,一切恶星并诸鬼神不能对持者起恶心。若心散乱,不住三摩地,心忆口持此咒,则为金刚藏王菩萨眷属随从护卫,乃至求长寿、求果报、求国泰民安、风调雨顺等事,无一不能实现。」

有佛友持楞严咒后凡事比较能够聚精会神,神智清明而灵感不断。楞严咒本身就有开智慧的功效。

对咒语的体会他说是以罗马化梵文念诵会比较快有感应,但是诚意会更胜一切。而所谓的多念,他说并非一天念七、八个咒,而是诚心地专念一个,只要念到一定程度,就会「一通全通」,念其他的咒也一样「得心应手」。 诵咒最重要是心诚,而且要做功课,持续念诵,最少要念上几万遍,但不需要每个咒语都念。有些人会说,怎么我努力持那么多咒,都不灵验呢?你一天念七、八个咒,不管用,因为你的心分散了。你要是诚心地专念一个咒,念到一个程度,就「一通全通」,念其他的咒也一样可以发挥其效用。当然,音的准确性忽略不得。音若不准,功效会打折扣,事倍功半。你必须要念得勤,念得诚。对咒生起强烈的信心,那种感应只能体会,不能言喻。他觉得念罗马化梵文咒会比较快有感应,华文版的咒念起来好像没有一个标准,因为不晓得以前的高僧大德是用哪一种语言来翻译?华语?广东话?还是福建方言?念咒之馀,还要守「戒」及修「定」,而且持诵者必需要有很好的戒德和慈悲心,才能感动护法。戒律不好,一旦生起不善的念头,将会对人或对己造成很大的伤害。

蔡文端学佛三十年,曾经有过许多障碍,也曾经体验过学佛的利益。但是他冷眼旁观,却感叹世人只求近利,不求远功,而错过学佛的机会。

他说,佛教会要在这个急功近利的社会接引信众并不容易,许多人认为学佛是没有利益的,而拒绝参与佛教会的活动;所谓的‘利益’,是以金钱和财富进行衡量的。

蔡文端认为,佛教会的生机在年轻人,如果佛教会不能吸收年轻人参与,难免会老化而名存实亡。在接引年轻人学佛时,也要注意年轻佛友的需求,不能一味以念佛为主要的活动项目,而忽略了年轻人对念佛所持有的见解。

他说,有许多人批评佛教会搞念佛求生极乐世是消极的,其实也有他们的理由。人活得好好的,为什么一天到晚想着要死,而且死了之后,要到极乐世界去。这个谜底,一定要打开,才能让人信服,诚心诚意的接受佛教和学习佛理的。

在学佛的路途上走了三十多年,蔡文端也有本身的体悟和见解。他说:“学佛必需明白佛的本心,理解经文的义理,才有意义。学佛是要学习佛教的教义和精神,只有如理修行,依经起意,才能净心,而使自己获得改变气质的功德,同时获得修佛的法乐。”

蔡文端也欣赏佛光山星云上人慈悲度世的热诚。他说,星云大师是以弥勒菩萨的法门接引众生。以富贵庄严,体现佛教的大精神,让人觉得学佛和修佛并不是一件辛苦的事情。

“弥勒菩萨的道场是庄严美妙的,他未来成佛之后所成就的世界,也是非常壮丽和充满福乐的。”

他说,美国万佛城宣化上人的法门,却和星云大师的法门成正对比,宣化上人是以苦修见称。

“这两种法门各有殊胜之处,都是在应机设教,以不同的方便接引信众。”